Category Archives: 禅佛常識

四聖諦-苦集滅道

四聖諦-苦集滅道
四聖諦,是釋迦牟尼體悟的苦、集、滅、道四條人生真理。也稱四諦。 「諦」字是古印度梵文的音譯,意譯為「不顛倒」,引申義就是「真理」,「聖諦」就是聖人所知之絕對正確的真理。
《中論疏》說:「四諦是迷悟之本,迷之則六道紛然,悟之則有三乘賢聖。」也就是說,若能如實知見四諦,便是聖者。四諦告訴人們世間的因果以及出世間的因果。四諦告訴人們人生的本質是苦,以及之所以苦的原因、消除苦的方法和達到涅槃的最終目的。四諦奠定了佛教教義的基礎,可以說佛教所有的重要的哲學思想都與四諦有關,都是為了從某一方面為它論證。四諦理論在佛教的發展中一直佔有重要的地位,並且在不斷地得到補充和完善。

苦諦:苦為生老病死。苦即三界輪迴生死苦惱之義,凡是有為有漏之法莫不皆含苦性,故佛經中說有無量眾苦,但就身心順逆緣境,總有三苦、八苦。三苦,從其逆緣苦惱,正受苦時,從苦生苦,名苦苦;從其順緣,安樂離壞時而生苦惱,名壞苦;生老病死剎那變異而生苦惱,即名行苦。八苦即: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愛別離、怨憎會、求不得和五盛陰苦。外有寒熱飢渴等苦惱之身苦,內有煩惱之心苦,所有諸苦皆歸苦諦所攝。
苦諦是釋迦牟尼在徹悟之後,對人生現象的價值判斷,認為現實世界中充滿了痛苦。四諦裡「苦」的意義非常廣,也許有人認為人生的苦樂是相對的,這主要是因為人們對某些特別的事物,各人感受自有不同,但人生許多重要的經驗和大事,則是人人都有相同的感受,如生、老、病、死。四諦中的苦諦所講的,就是人生的根本痛苦與生命現像是不可分離的,所以具有普遍之真實性。人生苦之事實,不是顯而易見的,因為人們都有一種本能,固執地相信這個世界總有某些事情是快樂的,決不能說一切都是痛苦的,這正是人們不能解脫的緣故。

集諦:集為召集苦的原因。集謂積聚二十五有苦果之因,一切眾生,無始以來,由貪嗔癡等煩惱,造積善惡業因,能招感三界生死等苦果。
集諦指出了人生之所以「苦」的根源。集是眾多匯集的意思,就是說眾多痛苦的因,能招集眾多生死苦果,故名為集。四諦中的集諦內涵簡單地說來,就是眾生一切痛苦皆可以溯源於三項根本原因,即貪欲、嗔恨、愚癡三種本能的煩惱。此三種根本煩惱即是造成一切有情眾生痛苦之因。
四諦的集諦所解釋的就是這三種根本煩惱的性質,以及如何由彼而生死輪迴之事實。輪迴說和十二因緣說緊密相連,所以集諦又以十二因緣為主體,指出人生之所以苦的原因。

滅諦:滅為滅惑業而離生死之苦。又名盡諦,滅謂滅二十五有,寂滅涅槃,盡三界結業煩惱,永無生死患累。
釋迦牟尼不單指出了人生苦惱的現象和原因,更清楚地說明這些現像是可以消除的,這就是四諦中的第三條真理——滅諦。四諦中的滅是梵語「涅槃」的意譯,梵文和巴利文認為涅槃是熄滅、止滅或吹滅的意思,表示火的熄滅。貪、嗔、痴被佛教視之為三毒火。在聖者的眼界中,這個世界的一切都被這三毒火燃燒,無剎那之安息。聖者能永斷貪、嗔、癡等根本煩惱,了除生死患累的苦果,證得清淨寂滅的解脫境界,這種解脫境界稱為涅槃。

道諦:道為完全解脫實現涅槃境界的正道。道謂修戒定慧通向涅槃之道,總有七科:一、四念處。二、四正斷或四正勤。三、四神足或四如意足。四、五根。五、五力。六、七覺支或七菩提分。七、八聖道或八正道。此為三十七菩提助道品法。
在找到了人生理想的歸宿後,釋迦牟尼又為人們實現這種理想提供了一些方法,這就是四諦中的第四條真理——道諦。四諦中的道在梵文的原始意義是道路、方法或姿態的意思,釋迦牟尼藉此詞來說明要解脫人生苦惱的現象,就必須修道。
佛祖在初轉法輪時提出了一種中道觀,為的是避免兩個極端。一個極端是經由感官的享受去追尋快樂,這是低級、平庸、無益的凡夫之道;另一個極端是經由各種自虐的苦行以尋求快樂,這是痛苦的、無價值的、無益的。佛自己都曾嘗試過這兩種極端,深知其無有實益,才由親身的證驗,發現了能夠產生知見,導致寧靜、內證、正覺、涅槃的中道。
中道一般稱之為八正道,佛獻身說法49年,幾乎在他的全部教誡中都牽涉到這一道諦。他以各種不同的方法、不同的措辭,對不同的人宣說這一真諦。除八正道外,後來又增加了四念處、四正斷、四神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覺支,合稱為七科三十七道品。
四諦是佛陀初轉法輪時所說,臨涅槃時又再三叮嚀弟子們,對四諦有不解的地方,可提出來問。可見在佛陀的一代時教中,對四諦的闡揚是自始至終的。尤其在初轉法輪中,佛陀三度演說四諦的妙義,稱為「三轉十二行相」:第一次為「示相轉」,將四諦的內容定義加以解說,以便弟子了解,內容為「此是苦,逼迫性;此是集,招感性;此是滅,可證性;此是道,可修性」; 第二次為「勸修轉」,勸誘弟子修持四諦法門,以斷除煩惱,獲得解脫,內容為「此是苦,汝應知;此是集,汝應斷;此是滅,汝應證;此是道,汝應修」;第三次為「自證轉」,佛陀告訴弟子,自己已經證得四諦,勉勵弟子們只要勇猛精進,必能同樣證悟四諦,內容為「此是苦,我已知;此是集,我已斷;此是滅,我已證;此是道,我已修」。

金剛經-摘要

如來十號:佛典中佛陀的十個名號。包括如來、應供(阿羅漢)、正遍知、明行足、善逝、世間解、無上士調御丈夫、天人師、佛、世尊(薄伽梵),亦是念佛修行的項目之一。若計為十號有數種組合,主要有三種:以無上士、調御丈夫為「無上(士)調御丈夫」或「無上丈夫調御士」(出《阿含經》、《集異門論》、《成實論》、《大智度論》、《瑜伽師地論》等)。把佛、世尊算同一名號(出《華嚴經隨疏演義鈔》)或以世尊作十號的「總名」(出《涅槃经疏》等)。合世間解、無上士為「世間解無上士」(出北宋天息災所出《十號經》)

須陀洹 :譯為入流 ,聲聞所證初果稱為入流。由於已斷見惑 ,離四趣生 ,預入聖人之流,故稱為入流。言無所入者 ,指不 著於所入之流,又不 著於六塵,故言不入也。

斯陀含 :譯為一來 ,此聲聞第二果。蓋欲界有九品思惑 ,前六品已斷 ,後三品未斷 , 更須欲界一度受生 ,故云一來。言實無往者 , 謂不著於往來之相。

阿那含 :譯為不來 ,此聲聞第三果。斷欲界思惑盡 ,不來欲界受生,故曰不來。言實稱不來。不來 指不著於不來之相也。

阿羅漢 :譯為無學 ,此聲聞第四果。此位斷三界煩惱俱盡,究竟真理無法可學 ,故名無學。言實無有法名阿羅漢者,謂無無學所證之相也。若言有證,即著四相也。此一段名果離四相也。論云 :“ 向說無佛果可成 ,無佛法可說 ,云何四果各取所證而說?恐起此疑,故佛約此而問。 ”善現皆答以離著,深會佛之意也。
阿羅漢又称應供,也是代表如來的十號之一。指斷盡三界見、思之惑,證得盡智,而堪受世間大供養之聖者。是佛教聲聞中最高果位,也是對斷絕了一切嗜好情慾、解脫了煩惱、受人崇拜敬仰的聖人的一種稱呼。又叫羅漢。阿羅漢含有殺賊、無生、應供等意。殺賊是殺盡煩惱之賊,無生是解脫生死不受後有,應供是應受天上人間的供養。是偉大的佛陀得法弟子修證最高的果位。羅漢者皆身心六根清淨,無明煩惱已斷(殺賊)。已了脫生死,證入涅槃(無生)。堪受諸人天尊敬供養(應供)。於壽命未盡前,仍住世間梵行少欲,戒德清淨,隨緣教化度眾生也。

阿蘭那:譯為無諍。無諍(zhèng-照直說出人的過錯,叫人改正)者,謂離二障 :一者惑障 ;二者智障。離惑則不著有相 ,離智則不著無相 ,故無諍也。無所所行者 ,謂不著於所行之也。

須彌山 :梵語是須彌盧 ,譯為妙高 ,此山四寶所成 ,高出眾山之上故稱山王。佛之報身 , 遠離諸漏名之為非;尊崇奇特名之為大。佛之問意 ,以聖人之法既無為取,所得報身豈非有取 ?恐有此疑,故設喻為問。而善現即知須彌自無分別我是山王,故得為大 ;報身離著,亦復如是。故曰 :“ 佛說非身,是名大身。 ”

尸毘王代鴿:指尸毘王(毘pí同“毗”,接連輔助,損壞之意)割肉飼鷹救鴿之典故。釋迦牟尼前世為尸毘王,帝釋天為測試他,化為老鷹,去追逐由毗首羯jié摩天(為帝釋天之臣,住在三十三天中。 此為印度之神,為宇宙之建造者,被奉為工藝之神)化的鴿子,尸毘王為了救鴿子命,割自己身上的肉給老鷹吃。而感動天地。

如來所得菩提妙果 ,如理而證 ,離於言說 , 何故累稱持說功德,勝餘布施等福耶?
然佛無所證而證,無所說而說,所證所說無不當理,恐善現未達此意 ,故又告雲 ,是真實等語。真語者 , 說佛菩提也。實語者,說小乘法也。如語者,說大乘法也。不異語者 ,說授記事也。不誑語者 , 不誑眾生也。解譯無此一句。無實無虛者 ,如來所證之法 ,本離言說,故曰無實 ;對機有說,故 曰無虛也。

阿修羅:直譯為“非天”,果報似天而非天。經常與天神進行戰爭 。阿修羅在佛教中為六道之一。他們基本上居住在須彌山的山洞中,同眾神進行激烈的鬥爭。他們鬥爭的起因是為了一棵名叫蘇質怛羅波吒zhà羅的神樹。這棵樹的樹根在阿修羅的領地內。可它的成熟的果實卻在天上。阿修羅易怒好鬥,驍勇善戰,曾多次與提婆神惡戰,但阿修羅也奉佛法,是佛教護法神天龍八部之一。阿修羅道非常特別,佛經說:阿修羅男身形醜惡;阿修羅女端正美貌。故阿修羅王常常和帝釋天為首領的提婆神群戰鬥,因阿修羅有美女而無美食,而帝釋天有美食而乏美女,兩神相互妒忌,時傳爭戰。故俗謂戰場為“修羅場”。

六道:指天道、阿修羅道、人道、畜生道、餓鬼道和地獄道,六道是欲界眾生的棲居地,如果不能證悟成佛,就只能在這六道中輪迴。佛教認為世俗的世界是由所謂六道組成,眾生就是在這六道中不斷的流轉輪迴。這六道分別為:天道、阿修羅道、人道、畜生道、惡鬼道和地獄道。六道的前三道稱為三樂趣、後三道稱為三惡趣。

阿僧祇qí劫:意译是无数长时。劫是時間單位,有大中小三者,這裡所謂的“劫”为大劫,故曰“三大阿僧祇劫”。在大乘佛教中,菩薩從發願到成佛,需要三大阿僧祇劫。(祇指古時對地神的稱呼)

菩萨之阶位有五十位: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之四十位,为第一阿僧祇劫;十地之中,自初地至第七地,为第二阿僧祇劫;自八地至十地为第三阿僧祇劫。第十地圓滿,即佛果也。凡修行成佛者, 必須經歷如此曠久之時,這稱爲累劫修行、歷劫修行。禪宗達摩祖師則說:三大阿僧祇劫,不是指億萬年的時間,是指貪嗔癡等無量的妄念。世人以為時間太長,而氣餒něi生退轉心,其實解脫只在自己決心。有些教派以此認為不可能一世成佛,禪宗等則認為,世尊的教化就是為了一世成佛,禪宗歷代祖師就是明證。

五眼者 :指肉眼 、 天眼 、慧眼 、法眼 、佛眼也。古德偈云 :“ 天眼通非礙 ,肉眼礙非通,法眼惟觀俗,慧眼了知空。佛眼如千日 ,照異體還同。 ”此之五眼 ,通該十界,而優劣有殊。如經所說,五眼皆如來所具者,無非佛眼也。恒沙世界一切眾生之心,如來無不知見 。然眾生之心,種種顛倒 。而言非心者,妄識本空也 ;是名為心者 ,真如不滅也。所以者何下,zhēng徵釋非心之所以也。蓋三世之心,過去已滅 , 未來未至 ,現在不住 ,皆是虛妄生滅,故求之不可得也。

實無有法得上正覺,如何卻有修證?
佛答有三: 一答 ,無法可得為正覺; 二答 ,平等為正覺;三答 ,正助修善成覺也。正助者 ,正謂正觀,空四相也。助謂緣助,修一切善法也。初答以無法可得為正覺者,達妄即真也。二以平等為正覺者 ,法無高下也。三以正助成正覺者,離相修善也 ,由離相故 ,名為善法。

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;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。
注:一切有為法者,一切世間生滅之法也。佛生人中 ,示同生滅 ,亦屬有為無常之法 。無常之法 ,虛假不實 ,故以夢幻 、泡影 、露電六種為喻。 “應作如是觀 ”者,“觀”即般若妙智 ,以此妙智觀有為法 ,如夢幻等。能觀既是妙智,所觀無非妙境。妙境者 ,一境三諦也。妙智者,一心三觀也。三觀者 ,空、假、中也。三諦者,真、俗、中也。即觀有為之法,離性相之謂空,無法不具之謂假,非空非假之謂中。諦者,審實不虛之謂。全諦發觀 ,以觀照諦 ,諦既即一而 三。觀豈前後而照?故云 “如是觀 ”也。能如是觀,乃了化身即法身 ,無常即常也。雖即法身,不礙涅槃 ,常即無常也。良以如來究竟非常非無常之法, 故所以能常能無常也。是則終日涅槃 ,終日說法 ,不住有為 ,不住無為 ,不可得而思議者也。一經始末皆稱 “如是 ”, 始云 “如是 ”住,“ 如是 ”降心 , 中間節節云 “如是 ”, 至此又云 “如是 ”觀,論乃釋
:妙智正觀 。故知妙智實一經之宗也。正宗竟。

(明高僧宗泐le注釋)

佛教五種手印

佛教五種手印
常見佛像通常結五種手印,又稱“釋迦五印”,即:一、說法印;二、禅定印;三、降魔印;四、施無畏印;五、與願印。
說法印
說法印:“釋迦五印”之一。以拇指與中指(或食指、無名指)相撚,其余各指自然舒散。這一手印象征佛說法之意,表現佛陀于鹿野苑初轉㳒輪時的狀態,所以稱爲說法印,也稱轉㳒輪印。
禅定印
定印:又稱禅定印、三昧印,“釋迦五印”之一。雙手仰放下腹之前,右手置于左手之上,兩拇指之指端相接,該手印表示禅思使內心安定之意。據說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入定修習,成道之時,就是采用這種姿勢。在密教中,這種手印是胎藏界大日如來所用,稱爲“法界定印”。
降魔印
降魔印:“釋迦五印”之一。右手覆于右膝,指頭觸地,以示降伏魔衆。相傳釋迦牟尼修行成道之時,有魔王不斷來擾亂,以期阻止釋迦牟尼清修。後來釋迦牟尼以右手指觸地,令大地爲證,于是地神出來證明釋迦牟尼已經修成佛道,終使魔王懼伏。因以手指觸地,又稱爲觸地印。
施無畏印
施無畏印:“釋迦五印”之一。右手曲肘朝前,舒展五指,手掌嚮前,即布施無怖畏給予衆生之意,這是佛陀爲救濟衆生、使他們能夠安心所施予的印相。這種印相與說法印通用,經論中所說舉手說法,即是此印相。
與願印
與願印:又作施願印,“釋迦五印”之一。一手自然下伸,指端下垂,手掌嚮外,表示佛菩薩能給予衆生願望滿足,使衆生所祈求之願都能實現之意。此印相具有慈悲之意,往往和施無畏印配合。

釋迦五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