苦難解脫——學佛體會

信佛的人守五戒。五戒中有一條就是不妄語。做為佛教徒的我來說,不妄語時最基本的信條。尤其是我已過知命之年,又剛遭遇了一場車禍。這一年多來的治療,現在頭部還沒有完全康復,也不知道這次頭部留下的後遺症,能影響我多少壽命。今應佛教協會同修師兄的敦囑,我就說說我自己學佛的感受,和那不可思議的體驗。以結有緣人,一起共修,早得解脫。

我從小就喜歡宗教和玄學,對神秘事物的好奇,促使我去探索內心世界和未來,並想掌握自己的命運。在我二十七歲的時候,當時我在西安大雁塔附近的一所學校裡教書,我的宿舍就在大雁塔旁邊,站在操場上還能看見大雁塔。那是冬季的一個早晨醒來,外面飄著大雪,我莫名其妙的有一種感覺,就是自己的意識魂魄,從浩瀚的宇宙中穿梭回我的大腦,就在剛回到大腦的那一霎那間,我的眼睛就睜開了。我有些驚訝和恐慌。那種茫茫無際的宇宙和寂靜,毫無生命可言,我竟從那裡穿梭回來!我不由得問自己,我剛去了何處?我又來何處?為什麼有這樣的感覺? !

我望著窗外,那大雪中隱隱可見的大雁塔,它依然是那麼的巍峨和莊嚴,還透著一種難以說出的神秘感。大雁塔在西安的大慈恩寺裡,這座俱有皇家底蘊的寺廟建於唐代,也是唐三藏,玄奘大師主持和翻譯經文的地方。這時,我下意識地穿上大衣,決定去大雁塔皈依。心歸我佛,安魂解脫。我便朝著大雁塔方向走去,耳邊只有冷風和踏著雪的腳步聲,漸漸的,我的身影消失在這茫茫的大雪之中。

這就是我第一次踏進佛門。大慈恩寺的大雄寶殿裡,高大的佛祖總是和藹慈祥,永遠都是給人帶來光明。我跪拜佛祖後,師父賜予我法名,從此以後,我便與佛有緣。不管我為生活漂流到那裡,冥冥之中都有佛祖的感化和教導,讓我一次次度過人生的坎坷和不順。尤其是經歷了這次車禍,再回頭看以前所遇到的不順,現在想起來,都顯得不那麼重要了。

兩年前冬季的車禍,當時車禍六個小時之後,我的大腦意識才恢復過來。頭部有一個北方饅頭大的包,額頭縫了四針,撞壞三顆牙齒。一兩天之後,雙眼和麵部開始全部發黑,都是淤血。膝蓋和胳膊也是淤血。每次說起這個我就不覺眼眶濕潤。我的四肢和頭部疼痛難忍,真是痛不欲生,那種感受無法用語言來形容。對身心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折磨!坐也不行,躺也不是。想煮一碗麵條吃,胳膊都抬不起來······

當時我身心脆弱到了極點,我就把佛經的視頻播放出來,反复的播放,反复的聽,一遍一遍的跟著念,慢慢的讓自己進入佛的世界,這時疼痛像似在減少。但當停止播放佛經,或是我去診所的路上時,依然疼痛難受,最後我就戴上耳機聽,連晚上睡覺時都不關視頻。所有時間都融入到佛陀的世界裡,用佛的智慧沐化我,減少疼痛,這樣我會好受一些。尤其是腦部的疼痛,令人恐慌,精神壓力極大,也沒有治療的辦法,醫生只給開類似那種安眠藥之類的藥,吃了就是睡覺,醒來後還是疼痛。最後我了解到,車禍頭部內如果有淤血,那就得做開顱手術清理,即使保住命,多半也是植物人。醫生說我這個沒有淤血。我看到拍的腦部片子,上面有四個白點在腦裡。醫生為了減輕我的精神壓力,對我說,你這個年齡段,問題不大,讓我想開些,建議我以後吃清淡一些。真是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。看樣子這疼痛只有靠自己克服了,往後的日子裡,我幾乎天天聽佛經,佛能減輕我的疼痛,引導我進入解脫之門。

有幸佛緣殊勝,因緣聚合,如今我工作是專職護持禪堂,當我坐在布魯倫的天佛寺時,看著窗外那明媚的陽光,照射到佛祖身上,耳邊聽到金剛經裡講的,如來指無所來,又無所去,所以稱之為如來,一切都為空性時,那一瞬間,我似乎進入到了佛陀天國,一切祥和如意,沒有悲喜,我竟熱淚盈眶,感激涕零。那是一種不可思議的美妙境地。我想只有虔誠的佛教信仰者,才能體會到的這種境地。信仰佛皈依佛,除煩惱得解脫。給自己培植福田,增加福報,真實不虛。

布魯倫的天佛寺禪堂,天國的境地,慈悲和智慧之所,結緣有緣人一起共修,體驗佛陀的世界,美妙人生。


——南無阿彌陀佛!

半僧慈古 合十
辛丑年金秋於美國天佛寺禪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